无机防火隔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无机防火隔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制衣业后孟加拉时代-【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21 17:25:38 阅读: 来源:无机防火隔板厂家

只有中国、孟加拉、越南等少数国家能在接到国际订单的几个星期内开发出高度复杂的制造运输体系。

本内特·莫多尔(bennet model)于1975年帮助中国开创了出口成衣的先河,一年后毛泽东去世。莫多尔从此开始为时装公司搜寻其他生产国,从危地马拉到越南再到印尼。

今年,孟加拉国一处多层工厂倒塌,共有1127人遇难,在这场全球服装产业史上最严重的事故后,对新产地的搜寻变得更加棘手。莫多尔称,从孟加拉购货“从此变得政治不正确,问题已经出现,因此许多厂商都已经开始寻求别的选择。”

上周,一位美国大零售商的高级主管向莫多尔致电,忧心忡忡地表示不能再从孟加拉进货,打算去越南和柬埔寨看看有没有别的可能。莫多尔早就准备好了建议,“我让他把印尼也算上一站。”

许多西方品牌的主管们都于今年春天踏上这段旅程。今年一月份以来孟加拉共出现33次地区和全国性罢工,二月以来有上百人在派系巷战中丧生,四月底拉纳广场(rana plaza)倒塌事故致使许多跨国企业争相寻找其他替代者。莫多尔称,“如今光孟加拉这三人字就让公司名声不好,”他是约瑟夫·菲多尔联合公司(joseph model associates)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设计并经销高档服装品牌安娜贝勒纽约(annabelle new york),也为不同连锁百货商店设计自营品牌。

主管们目前正在越南南部、柬埔寨中部和印尼爪哇岛内陆搜寻可能的新供货商。向来被西方服装进货商所免受的雅加达jw万豪酒店最近客户全部爆满,短期内都订不到房间。印尼服装主管们称,西方主顾们在最近几个月持续到访,所提问题无一例外都是关乎政治稳定、劳动法、安全规范和工资等。

“人们一方面也是在寻求应急计划,以免动乱恶化。也有人想直接从孟加拉撤走,但这样的人为数不多。”世界最大采购公司之一的香港利丰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乐裕民(bruce rockowitz)说。

“净衣运动”(clean clothes campaign)发言人台赛尔?保丽(tessel pauli)则认为零售商们的担忧只不过是装腔作势,找借口避免提高安全标准。“过去十年孟加拉一直都有政治动乱,当然,他们应当告诫政府立即停止对街头抗议游行的血腥镇压。”

许多欠发达国家都生产t恤和基本衣物。但很少有国家——其实只有中国、孟加拉、越南、印尼,以及柬埔寨和巴基斯坦——能在接到国际订单的几个星期内开发出高度复杂的制造运输体系,生产出上万甚至上百万件质量上等又标准化的服装。

衣物需要经过准确标记才能顺利通过大销售商的分配中心,在全世界每家按时上线。这一过程需要大量技术工人来监督质量控制、衣物的标码和运输,大零售商和时装公司已经尝试无数次在其他国家寻求选择,比如印度、非洲和拉丁美洲,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那里的基础建设陷入瓶颈,技术工人和管理人员十分匮乏。

莫多尔称,他通常拒绝为客户在孟加拉下单,因为孟加拉对高楼工厂过分依赖,存在安全隐患。相比之下,东南亚则完全不同。印尼自1990年代就规定制衣工厂不应超过两层楼高,二层有通向院子的通道或通向一楼的阳台,以便逃生。虽然印尼有虐待劳工事件,但当地工会领导人声称他们在一丝不苟地遵守细则。

孟加拉最大制衣商之一莫哈马迪集团(mohammadi group)总经理鲁巴纳?哈克(rubana huq)认为,孟加拉之所以高楼工厂泛滥是因为该国房价偏高,也很难说服公共事业单位到工厂安装电力和燃气设施。

不过,孟加拉急剧下降的出口订单问题也许很快会找到解决办法:那些为逃离中国攀升成本的跨国公司涌入了东南亚,结果那里的工厂订单又全部爆满。

日本华歌尔(wacoal)制衣印度子公司董事长索尔雅迪?萨斯米塔(suryadi sasmita)说:“今年已经不可能了,我们的订单都满了。”雅加达布萨那制衣集团(busana apparel group)财务总监桑杰?库玛?戈雅(sanjay kumar goyal)则称:“显然客户需求已经超过了我们能力所及,因为都想从孟加拉和中国撤单。”

据乐裕民推测,即使孟加拉的政治暴力急剧升温,也只有10%至20%的产量或者价值2亿到4亿美元的货品会在接下来的九个月中转移到其他国家。

印度尼西亚国家女裁缝训练中心——女性学员比例高达98%——就位于三宝垄港,每年有1.2万名学生从这里毕业,但这还远远不够。明年将有四家工厂在三宝垄开张,每家员工总计三万余名,附近还有更多在建工厂。

据全国工会三宝垄分部副主席努尔丁?马可拉夫(nurdin makruf)介绍,新开张的工厂已经开始争抢稀缺的女裁缝,为她们提供免费工作餐和医疗保险,其工会主要代表制衣工人的利益。建筑公司目前正在尽力寻找足够工人来建设所有这些工厂,它们正从爪哇中部的椰子树、香蕉树和针叶树林间拔地而起。

哈克称,孟加拉今年的成衣出口量会下降5%到10%,但预计该国会很快让国际买家恢复信心,在接来来几年中保持强劲增长。但莫多尔预计,孟加拉如果继续抓住大型零售商的订单不放而不做点其他的,整个制衣产业最终将难以为继,在未来2到3年时间里,大客户们会逐渐转移到其他区域。

外国商家可以选择其他供应商,对于孟加拉国制衣来来说,搬迁也不是办法。国家保护工人的体系还很不不完善,需要政府、当地雇主和外国投资者的进一步关注和努力。我们可以提倡人文关怀,但不能用道德说教来解决一切问题。最终,解决问题还是要靠行之有效的政策与经济手段。

抗风卷帘门

大方板

陶粒的价钱